Posted on

红杏视频手机版

  

屠杀!

疯狂地屠杀!

短短数秒之内,叶帆对洪武门的弟子进行了疯狂地屠杀,令得洪武门上下再无一个活人,彻底消失在华夏修炼界的历史长河之中!

望着那一具具尸体,望着那猩红的血迹,望着叶帆那面无表情的脸庞,饶是凌飞六人知道叶帆因为之前发起了生死约战,并不违背炎黄组织的规则,也被叶帆的杀伐果断惊得愣在了原地。

尚且知道内情的他们都如此,何况一无所知的洪烈?

急速掠向洪武门山门的洪烈,看到洪武门弟子在短短时间内全部死绝,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唰!

旋即,他将目光从那些死去的洪武门弟子身上挪开,目光如刀一般扫向叶帆。

面对洪烈让人毛骨悚然的目光,叶帆一脸无惧,身子笔直如枪,傲然立在洪武门山门前。

“啪!啪!啪!”

暮然间,洪烈动了。

他迈着大步,一步步地走向了叶帆,每走一步脚下的大理石地面都会炸裂,碎渣四溅。

一股可怕的怒意和杀意从他的身上涌现,让他宛如来自地狱的杀神,杀气凛然。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叶帆,那感觉仿佛在警告叶帆,就算叶帆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他击杀!

怒了!

洪烈彻底怒了!

曾经,因为叶帆当初废掉叶龙的功夫,洪烈便怒不可止,想对叶帆下手,但最终被炎下令阻拦。

刚才,他让凌飞传话,让叶帆停止杀谬,叶帆非但不听,反倒是以绚丽的方式击杀陆宁,像是在像他挑衅。

看到那一幕后,他便怒不可止。拉开机舱门,怒吼、威胁叶帆,结果……叶帆完全将他的威胁当成了放屁,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死了所有的洪武门弟子!

叶帆的所作所为就像是一脚跺在了洪烈的心脏上,将他身为炎黄组织执法队队长、华夏修炼界罡气境下第一强者的骄傲,跺得粉碎!

眼看洪烈杀气腾腾地走来,凌飞六人都被洪烈身上的杀气给震住了,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身子僵硬无比。

叶帆也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那感觉像是胸口压着一座大山似的,让他难以呼吸,同时心中也被一股可怕的死亡气息所笼罩,以至于心神都有些颤栗!

“我心如磐石!”

稍后,就当恐惧的情绪开始在叶帆的心头弥漫的时候,他突然暴喝一声。

暴喝出,心神动!

叶帆的武道意志重新变得坚定了起来,心中的恐惧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再次直起了欲要弯下的脊梁,毫不畏惧地迎上洪烈那骇人的目光!

嗯?

察觉到叶帆的变化。洪烈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似乎……他没有想到,叶帆的意志居然坚定到了如此地步,以至于可以完全无视他的压迫!

短暂的惊疑过后,洪烈心中的怒火更胜,只见他一边走,一边杀气腾腾地盯着叶帆,声音嘶哑道:“我让你住手,你没听到?”

“你让我住手我就住手?”叶帆冷笑着反问。

“好,好。好!”

洪烈闻言,怒极反笑,连说三声好,尔后话锋陡然一转。语气低沉而危险道:“你以为你是叶文昊的儿子,褚玄机的弟子,就可以为所欲为?还是你认为我真不敢对你出手??”

话音落下,洪烈身上杀意彻底爆发,罡气瞬间在他的身体里涌动。

他的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叶帆,那感觉仿佛只要叶帆的回答不让他满意。便要让叶帆付出惨痛的代价似的!

“洪烈,不可!”

就在这时,直升机从洪烈头顶盘旋而过,狂风肆虐,洪烈双脚像是钉在了地上,纹丝不动,而邢风则是纵身从机舱里跃下,身子尚未落地,声音便在空中炸响。

“啪——”

很快,邢风落地,脚下的大理石地面无法承受力道,碎裂而开。

夜幕下,他挡在叶帆身前,面色严肃地看着洪烈,一字一句道:“洪烈,不要忘了我之前对你说的。不要对他出手,一切等回到京城再说,首领会亲自处理这件事情。”

“原本,我是打算听从长老会的决定,但是刚才我让他出手,他非但不听,反倒是杀光了所有人回击我,实在是无法无天,完全在践踏炎黄组织的规定和华夏法律!”

洪烈冷冷说着,似乎准备违背炎黄组织长老会的决定对叶帆出手。

耳畔响起洪烈的话,想到叶帆刚才的疯狂屠杀,邢风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洪烈,你不要当婊子还立牌坊,说得那么大义凛然!”

就在邢风无言以对的时候,叶帆突然开口了,语气中充满了讥讽,“你要对我出手,一是因为当日我废掉了你徒弟叶龙的功夫,二是觉得我挑衅了你的权威,践踏了你的骄傲吧?”

“邢长老,你也看到了,他毫无悔改之心,这样的人渣就不应留在世上!”

叶帆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戳痛了洪烈的软肋,洪烈的怒意又浓烈了几分,“你放心,我不会杀他,但我要废掉他的功夫,免得让他日后继续危害社会!而我也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洪烈……”

眼看洪烈意已决,邢风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欲要再次劝服。

然而——

不等他后面的话说出口,叶帆再次开口道:“你凭什么?”

“咝~”

再次听到叶帆的话,就连邢风也觉得叶帆的话实在太冲了,简直目中无人,不禁气得嘴角一抽,回头带着几分焦急地看着叶帆,示意叶帆不要火上浇油,最好暂避洪烈的锋芒。

“凭什么?”

与此同时,洪烈则是冷笑着朝叶帆走了过去,“就凭你刚才在这里大开杀戒,完全视炎黄组织的规矩为无物!”

“啪!”

叶帆见状。不退,反倒是朝前踏出一步,针锋相对道:“难道大开杀戒就一定违背炎黄组织的规定吗?”

嗯?

邢风心中突然一动,没来由地想起了叶帆前几次风波每次都很好地利用规则。游离在规则之外,让炎黄组织和所有势力无法抓到他的把柄。

“无论你是法盲也好,还是你故意装傻也罢,这都没有关系,等我废掉你的功夫。我会慢慢地教你炎黄组织的规则!”

洪烈说着,走到邢风身前,语气毋庸置疑,“抱歉,邢长老,就算你出手阻拦,我也会出手废了他——你无法阻止我!”

邢风脸色一变,眉目之间涌现出几分怒意,却没有让开。

“教我炎黄组织的规则?”

叶帆再次上前一步,与邢风并肩而站。冷笑道:“我之前向洪武门下了生死战约,洪武门迎战了,何来违背炎黄组织规则之说?我看你是知法犯法才对!”

“呃……”

虽然邢风在之前听到叶帆那句话,看到叶帆一脸镇定后,隐约猜到这件事情可能有猫腻,叶帆很有可能再次利用了规则,但此时听到叶帆说出口,依然被惊得目瞪口呆!

不光是他,就连洪烈也是一样!

短短一瞬间,洪烈脸上的怒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不敢置信:“这不可能!”

“你可以问他们。”

叶帆微笑地欣赏着洪烈的表情变化,然后指向凌飞等六名炎黄组织成员。草莓丝瓜app视频污

唰!

洪烈当下冷冷地盯着凌飞等六名炎黄组织成员,冷声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是……是的。”

感受着洪烈森冷的杀意和强势压迫,凌风心头一阵狂跳。但还是如实说道:“他在动手之前的确与洪武门发起了生死战约,而洪武门掌门童鹤接下了生死战约!”

“生死战约在哪?”洪烈有些不甘心。

“只……只是口头上的。”凌飞一愣,脱口答道。

“洪队长,你不是要教我炎黄组织的规定吗?我记得,生死战约并非要以书面的形式,口头也是可以的。前提是有炎黄组织的成员见证。”

叶帆讥讽地笑道:“刚才,他们六人可都是见证者,这似乎符合炎黄组织的规定吧?”

“——”

洪烈无言以对,脸色发青,旋即又转移话题道:“就算你刚才的所作所为符合炎黄组织规定,但你在这之前,在东南亚连杀数人,之后又血洗了青洪集团华夏分部,更是杀死了炎黄组织东南亚特区办事处主任燕垒、台岛办事处主任方寒——你总不能说这些也是生死比武吧?”

“洪队长,这些案子目前还在调查之中,等调查结果出来再说!”眼看洪烈不依不饶,邢风脸色有些不悦。

“邢长老……”

“洪队长,在案子彻底水落石出之前,叶帆只是嫌疑犯,而根据炎黄组织规定,我们在抓捕过程中,只要嫌疑犯不进行反击,是不能伤害嫌疑犯的!”

邢风冷冷打断洪烈的话,语气中流露出了几分怒意,“当然,如果你想如同叶帆之前所说,知法犯法的话,我绝不阻拦!”

“咝~”

洪烈被邢风呛得倒吸一口凉气,尔后怒气冲冲地盯着叶帆,一字一句道:“你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我保证,不管谁出来保你,我都会将你绳之于法!”

“呵呵……要不我们打个赌,如果你能把我绳之于法,我跪下叫你声爷爷;反之,你跪下叫我声爷爷,如何?”面对洪烈的威胁,叶帆冷笑道。

“好。”

洪烈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下来,“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炎黄组织的威信和法律的神圣重要!”

“那让我们拭目以待!”

叶帆冷笑一声,摸出林天意的通讯器,拨通楚姬的私人手机号,淡淡道:“告诉老家伙,底牌可以掀开了!”

……

……

PS:第一更!

。(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