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丝瓜04xyz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贯穿东西方天际的时候,念经修炼一夜的菩提无音缓缓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苏琉璃的身影。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可以清晰地看到,苏琉璃双手环抱膝盖,将头埋下,坐在右侧的草丛旁,望着东方的天际,怔怔出神。

“唉。”

看到这一幕,菩提无音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昨晚,她告诉苏琉璃叶帆铲除南青洪西南分部的真相后,给了苏琉璃选择的机会,结果发现苏琉璃十分纠结,于是便让苏琉璃好好想一想,等今早再给她答案。

此时,看到苏琉璃那副怔怔出神的模样,她心中基本已经得到了答案。

“师……师父,你修炼结束了?”

似是感应到了菩提无音的注视,苏琉璃猛然回头,见菩提无音看着自己,稍显惊慌地问道。

菩提无音点了点头,叹气问道:“想必你已经做出决定了吧?”

“嗯。”

苏琉璃闻言,深吸一口气,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我不去找他,继续跟着您修炼。”

“呃……”

听到与自己猜测截然相反的答案,饶是菩提无音心如磐石,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也多少有些惊愕。

“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你应该没有忘记他。”

惊愕过后,菩提无音想了想,问道:“而当你得知他为了救你,铲除南青洪分部后,你更加放不下他,对吧?”

“嗯。”

苏琉璃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承认了这一点。

“那你为什么还要继续跟着我修行?”菩提无音不解。

“如您所说,我的确放不下他。当您告诉我那一切后,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去见他。”

苏琉璃说着,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东方的天际,面色变得复杂了起来,“但……那也只是一时的冲动罢了。理智告诉我。我跟他是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

“为什么?”菩提无音继续问。

“我可以为了跟他在一起,狠心去伤害我堂姐,甚至付出所有我能够付出的。但我的身份注定了我和他不可能在一起——我是白国涛的私生女,他是叶文昊的私生子。而且还回归了叶家。就算他真的在乎我,要跟我在一起,想必叶文昊和叶家其他人是不会同意的。”

“据我所知,他是一个极有主见的人,而且和叶家的关系未必就像你说的那样好。如此一来。就算他父亲和整个叶家都反对,只要他愿意和你在一起,多半也会坚持到底的。”菩提无音语出惊人道。

嗯?

愕然听到菩提无音这番话,苏琉璃微微一怔,她从未想过叶帆会为了和她在一起,而去违背叶文昊和整个叶家的意愿。

“既然他都不在乎,你又何必在乎呢?”似是看出苏琉璃有些动心,菩提无音故意道。

“我不能那么做。”

最终,苏琉璃还是摇头拒绝了菩提无音提出的诱惑。

“为什么?”菩提无音问。

“因为那样会让他为难,而我不想让他为难。”苏琉璃嘴巴泛苦。

“为难?”菩提无音若有所思。

“是的。”

苏琉璃点了点头。头脑清醒道:“就算如您所说,他和叶家的关系不像我说的那样好,甚至可以不去在乎叶家其他人的看法。但我知道,他和他父亲的感情很复杂,他绝对不愿意去违背他父亲的意愿!”

“再者,他当了二十年的孤儿,好不容易和他父亲相认,我怎么能去破坏他们父子的感情呢?”

苏琉璃说到这里,突然觉得有些心疼,声音也小了许多。“虽然我很想很想和他在一起,但我不能破坏他和他父亲的感情,让他那颗孤独的心再次受伤!绝不能!!”

这一次。

菩提无音沉默了。

她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苏琉璃对叶帆那份感情之深,同样。她也能看出,苏琉璃是真正决定要跟随她修行。

“琉璃,你知道我为什么第一眼看到你之后便起了收徒之心吗?”沉默半晌,菩提无音面色复杂地问道。

苏琉璃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因为你是世间罕见的琉璃之体。”菩提无音揭开了谜底。

“琉璃之体?”苏琉璃不明所以。

“这世上有一些罕见的体质,例如叶帆他是极阳之体。你堂姐她是极阴之体,你那个好姐妹司徒若水她是意念之体,而你是琉璃之体。”

菩提无音解释道:“琉璃之体,心如琉璃,净无瑕秽,是最适合修炼佛门功法的特殊体质,只要能够抛开七情六欲,放下世俗的一切,达到忘我的境界,佛法将大成,成为传说中的佛陀。”

“佛陀?”

苏琉璃两眼一抹黑。

“佛陀,简称‘佛‘,意为’觉悟者‘。佛陀包含了‘断’、‘证’、‘功德’、‘四身’、‘五智’。”

说话间,菩提无音的眉目之间流露出了深深的向往,“当然,那是自古以来的解释。在我这里,佛陀是指比罡气境更高的一个境界。那个境界没人知道,是所有武者追求向往的一个境界。那个境界被武者称为‘神’,道士称为‘仙’,佛门自然便是‘佛’了。”

“这样啊……”

苏琉璃下意识地附和着,旋即又觉得不对劲,“那按师父您的意思,我可以成为比罡气境绝世强者更为强大的修炼者?”

“嗯。”

菩提无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前提是你能抛开七情六欲,心中空明,达到忘我的境界。”

苏琉璃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似乎在她看来,要达到这个境界几乎不可能。

“修佛讲究一切随缘,原本若是你放不下他,要去找他,我也不会强求你。”

菩提无音见状,苦笑道:“如今,你虽然放不下她。却决定要跟随我修行,皈依我佛,那表明跟佛还是有缘——那就一切随缘吧。”

“嗯。”

苏琉璃用力地点了点头。

“情劫不破,何以成佛?”

望着苏琉璃那副似懂非懂的模样。菩提无音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却没再说什么,而是迈起脚步,带着苏琉璃一路向西。

……

中午的时候,一架由南明飞往蜀川省会川都的客机。准时在川都机场降落,叶帆第一个从机场通道走出,快步来到机场出口,赫然看到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举着一张写有叶帆二字的牌子。

“你好,我是叶帆,你是李总吧?”叶帆快步走了过去,主动开口道。

“您……您好,叶先生!”

中年男人先是一怔,然后立刻欠身回道:“楚董让我在这等您,将一辆路虎车的车钥匙交给您。”

话音落下。中年男人立即将手中的路虎揽胜车钥匙递给叶帆。

“谢谢。”

叶帆接过车钥匙,微笑道谢。

“叶先生,汽车在C2出口,车牌号是XXXXX,您看需要我带您过去吗?”

中年男人只是接到楚姬命令给叶帆提供一辆路虎揽胜,并不知道叶帆要用路虎揽胜做什么,此时眼看叶帆接过车钥匙,犹豫了一下道。

“不用了,谢谢。”叶帆摇了摇头,再次道谢。然后微笑示意了一下,便背着包,朝着C2出口走去。

如同中年男人所说的一样,C2出口的门口确实停着一辆路虎揽胜。而且看上去像是刚提的新车。

看到这一幕,叶帆不得不感叹楚姬办事简直是滴水不漏。

感叹过后,叶帆不作停留,快速打开车门,进入车中,启动汽车。驶离机场。

当夕阳渐渐落下山头的时候,叶帆驾驶着那辆崭新的路虎揽胜,一路狂飙,来到了灵山脚下。

停下车,叶帆跳下车,看着绿树成荫的灵山,想到即将与褚玄机见面,心中突然有些激动——这一次下山,是他与褚玄机分别最长的一次,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见到褚玄机了!

激动之余,叶帆不作停留,脚下一晃,一头扎进灵山,宛如灵猴一般,在山中健步如飞,直奔自己与褚玄机曾所居住的那个山谷而去。

和以往叶帆每次回灵山不同,这一次,他没有听到小狼兴奋的狼嚎——小狼如今还在东海的翱翔山庄。

当夕阳彻底落下山头后,天色暗了下来,叶帆如同一道幻影一般,出现在了山谷之外。

山谷之中,三栋木屋安静地立在那里,其中一栋木屋里亮着烛光,在夜幕下显得格外扎眼。

“老家伙,我回来了!”

看到这一幕,叶帆深知褚玄机多半在抱着那些宝贝古书阅览,当下兴奋地吼了一声,快速冲向那座亮着烛光的木屋。

没有回应,木屋之中,原本躺在木藤椅上偷笑的褚玄机,第一时间收敛笑容,拿起之前因为感应到叶帆气息而丢掉的古书,一本正经地看了起来。

“老家伙,咱能不装嘛?”

片刻后,叶帆来到木屋门口,看到老家伙那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姿态,哭笑不得。

“回来了。”

褚玄机强忍着笑意,故意板着脸,装模作样地将古书放到一旁。

“切,以你的实力,恐怕我刚入迷魂阵,你就感应到了吧?”叶帆鄙视地竖了个中指。

“咳……”

褚玄机老脸一红,故意咳嗽了一草莓视频app免费下载污黄声,掩饰了尴尬,一本正经地问:“任务完成了?”

“完成没完成,你不知道啊?”叶帆没好气道。

“喏,辛苦了,这是你的任务奖励。”

褚玄机嘿嘿一笑,手一挥,一道罡气产生,席卷着木屋角落两株草木精华飞向叶帆。

“师父,谢谢您。”

望着漂浮在自己身前的两株草木精华,叶帆没有伸手去拿,而是凝视着褚玄机那单薄的身影,心头发热,双眼泛红。

师父。

时别半年,再次听到这个生疏的称呼,褚玄机心头剧烈一震,旋即又笑骂道:“怎么这次下山变矫情了?”

“请您放心,青榜大赛,徒儿绝不给您丢脸!”

叶帆答非所问,双拳紧握,一脸势在必得。

“青榜大赛?”

褚玄机收敛笑容,起身走到叶帆身前,溺爱地抚摸着叶帆的脑袋,富有深意道:“那只是你的新起点!”

……

……(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