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久久爱视频

  

嗯?

忽然看到杨苗苗、苏雨馨和叶帆三人的表现,所有人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尤其是何凤华!

在他的预想中,这个打击也许不足以让苏雨馨致命,但绝对会让苏雨馨瞬间崩溃!

而如今,苏雨馨非但没有被打击得崩溃,相反,还一脸淡定从容地等待那位官员宣布绿湖集团江南公司的投标价……

那份淡定和从容,甚至比他刚才看到绿湖集团江南公司代表团成员目瞪口呆表情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种截然的反差,让何凤华心中产生了强烈的不安!

而张铁军等九人见苏雨馨一脸淡定从容,不知为何,忽然涌现出一个怪异的念头:没有败!

尽管这个念头是如此的荒谬,是如此的不现实,可是……在他们看来,如果苏家真败了的话,苏雨馨怎么可能表现得如此坦然?

难……难道还有悬念?

与此同时,之前那些认为苏家败了的人,不约而同地在心中暗问着自己。

没有答案。

他们再次看向了那位官员,等待悬念揭晓。

一时间,大厅里的气氛比起之前而言显得更为紧张,甚至那位官员心中都有些小激动——他接下来的话将决定江南地产界两大巨头第一次全力交手的结果!

唰!

稍后,在众人的注视中,那位官员看到了绿湖集团江南公司的投标报价,瞳孔瞬间放大,似是被惊到了。

“呼~”

震惊过后,他缓缓吐出一口闷气,然后用一种极为欣赏、佩服的目光看着苏雨馨,一字一句道:“绿湖集团江南公司投标报价为一百四十八亿五千一百二十三万八千元整!”

“呃……”

随着那位官员的话音落下,偌大的大厅里鸦雀无声,除了叶帆、苏雨馨和杨苗苗三人外,其他人纷纷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位官员,嘴巴微微张开,满脸惊愕,宛如一尊尊活灵活现的雕像。

一秒,两秒,三秒……

足足过了三秒钟,大厅里的人们才陆续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他们一个个像是被控制了一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苏雨馨。

和之前听到何家报价不同,这一次,苏雨馨的表情相当的平静。

“苏……苏总!”

一名绿湖集团江南公司的员工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满是激动地看着苏雨馨,那感觉恨不得要当场膜拜苏雨馨。

“苏总,我们赢了!”

副总张铁军也是满脸激动地站了起来,他虽然不知道投标价为何会和他们之前开会研究决定的不同,但是……此时的他根本没有心情去想这些,他只知道中标的是绿湖集团江南公司!

“唰唰唰唰唰唰……”

随着张铁军的起身,其他绿湖集团江南公司的员工也纷纷站了起来,激动而崇拜地看着苏雨馨。

他们没有说什么。

似乎,这一刻,对他们而言,任何赞美语言都显得是多余的!

“一直听人说,苏小姐有着冷面总裁、女中豪杰的美誉,出道两年来从未在商场上有过败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今日的事情过后,恐怕没有人再会说何凤华是江南商界的奇才了吧?”

“那是当然,跟苏小姐比起来,他差得远了。”

“面对竞争从容不迫,面对胜利不骄不躁,始终稳坐钓鱼台……这样的风范,不要说何凤华,就是那些商界大鳄也不过如此吧?”

……

一时间,苏家阵营那些陪衬者毫不吝啬地将赞美之词送给了苏雨馨。

相比而言,何家阵营那边的陪衬者,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不光是他们,就连那些跟随何凤华前来的公子哥,也沉默了。

他们虽然不知道何凤华在苏家安插了内奸,可是他们了解何凤华的性子,深知何凤华从不打没把握的仗,既然何凤华说能拿下滨河新区一期工程肯定是能拿下的。

尚且连他们都对何凤华如此信任,何况何凤华自己?

要知道,他可是提前知道了苏家的投标报价啊……

而且,直到开标前,他还特地让徐伟泽留意标书,看苏雨馨是否调换标书。

可以说,他已经做得天衣无缝了!

可是——

残酷的现实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又像是一把重锤狠狠地轰击在了他那颗骄傲的心脏上,一下将他那心中那份骄傲轰得粉碎!

他红着眼,扭曲着脸,死死地盯着苏雨馨,似乎想看穿苏雨馨的内心,从而得知苏雨馨做了什么,为什么可以在最后时刻翻盘!

可惜的是,他没有读心术,他无法从苏雨馨那淡定的表情上看出任何猫腻。

于是,他又将目光投向了苏雨馨身旁的徐伟泽,那冰冷的目光仿佛在质疑徐伟泽是不是背叛了他,更像是在质问徐伟泽:怎么回事?

茫然。

徐伟泽一脸茫然。

因为……他比何凤华更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绿湖集团江南公司的标书封标的时候,他是在现场的,而且今天是他盯着人将标书拿到车上的,甚至……杨苗苗三人去检查标书和资质的时候,他还特意看了一眼,确认标书没错……

而如今,绿湖集团的投标报价却变了?!

眸子里呈现出何凤华一脸茫然的模样,理智告诉何凤华,徐伟泽应该没有背叛他,否则,不应该是这副表情。

一方面,徐伟泽知道背叛他的下场,再者在他看来,如果苏雨馨动用反间计的话,徐伟泽的间谍作用也就到此为止了,没必要再装得像个白痴一样演戏。

“呼~”

确定不是徐伟泽背叛自己后,何凤华深深吐出一口闷气,尔后看着那名宣布结果的官员,道:“卫市.长,我有个小小的请求。”

“请说。”

愕然听到何凤华的话,主管此项工程的卫峰似是猜到了何凤华的用意,表情有些不悦。

“我想看绿湖集团江南公司的标书。”

尽管何凤华知道自己这话说出口后会得罪卫峰,可是……事到如今,他别无选择——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可以接受这次失败,可是他不能接受自己像个白痴一样被苏雨馨玩弄于手掌之间!

在他看来,如果徐伟泽没有背叛他的话,那苏雨馨翻盘的办法只有一个——潜规则!

“怎么?你怀疑我弄虚作假不成?”

果不其然,卫峰听了何凤华提出的要求,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身为杭湖的常.务.副.市.长,他在杭湖官场也是能够排的上号的,何家虽然家产万贯且有望与韩国栋攀上亲家,可是何凤华还远远没有资格质疑他!

“抱歉,卫市.长,我只是想让自己输得明白一些,从而记住这次教训。”何凤华咬了咬牙,继续坚持,那感觉仿佛不见棺材不掉泪。

卫峰没有吭声,只是冷冷盯着何凤华,目光中的威严与愤怒没有任何的掩饰。

眼看卫峰彻底动怒,苏家阵营这边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而何家阵营那边则是都觉得何凤华这样做得不偿失。

但……他们心中也明白,身为何家接班人的何凤华,一直生活在掌声和鲜花之中,如今又攀上了韩家这棵大树,这一切带给了何凤华足够的骄傲与自负,而恰恰是那份骄傲与自负,让他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好,这样也免得让人说我卫峰插手干预这个项目。”

眼看何凤华不见棺材不掉泪,卫峰突然间笑了,可是所有人都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怒意,可以预料的是,从今天起,何家算是把卫峰给彻底得罪了。

话音落下,卫峰递给身旁秘书一个眼神,后者连忙起身,拿起绿湖集团江南公司的标书,快步走到何凤华面前,面无表情地交给了何凤华。

接过标书,何凤华不作停留,立刻翻阅,尔后目光死死地盯着投标报价,那阴冷的目光就仿佛野兽盯上了猎物。

只是——

下一刻。

当看到投标报价上的数字与卫峰之前所说如出一辙后,他所有的坚持和不甘顿时化为乌有,整个人无力地靠在了椅子上。

“何凤华,告诉大家,绿湖集团的投标报价是多少。”

卫峰见状,冷冷地开口了,官场讲究树倒猢狲散和落井下石,他不介意在何凤华那伤痕累累的心脏上补上一刀。

“对不起,卫市.长。”

尽管何凤华因为不明不白地被苏雨馨戏耍,心中很不甘、很愤怒,可是当发现大局根本无力回天后,他恢复了冷静,第一时间起身向卫峰鞠躬认错。

“哼!”

卫峰冷哼一声,起身甩袖离开,根本不给何凤华亡羊补牢的机会,那些跟随其前来的官员、专家见状,纷纷起身跟随。

“何凤华这次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看到这一幕,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涌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何凤华自己当然也清楚,他的表情变得可怕至极,甚至脸部肌肉都微微有些扭黄色草莓视频曲。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身为失败者的他,没有自讨欺辱地去跟苏雨馨理论什么,甚至没敢去看苏雨馨,而是脸色铁青地带人离开。

“何凤华,你似乎忘了一件事。”

眼看何凤华要走,苏雨馨开口了,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所有人听到。

何凤华脚步微顿,尔后继续朝前走,而跟在他身后的陆剑则是冷冷地盯着叶帆,威胁道:“小子,你最好不要没事找事。”

“原本对我而言,他的道歉比j女的贞操还要廉价,但我不喜欢被人威胁!”

叶帆起身,大步朝着何凤华走去。

……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